来撩app下载安装

wpWPwp123321头像

顾九霄一口气缓上来,眼瞧着戚不然撅嘴就要“亲”自己,立刻推拒着,不肯让他“亲”。

他虚弱地躲闪道:“滚开!你……你给爷……滚开……”

戚不然执意道:“别动,一下就好……”

若非事关顾喜哥,眼前的此情此景,还真令人有种捧腹大笑的冲动。

楚玥璃分开二人,说:“九霄如此虚弱,定是心疾发作。不然……你这个施救的方式有些独特,但是……效果还好。好了,官司可以放下了。九霄,我问你,喜哥是不是自尽了?”

顾九霄的眸子一颤,划过痛苦之色。不过,他却装着没事儿人的样子,说:“哪个乌龟王八蛋混说!堂堂顾府的大小姐,怎么可能自尽?”

楚玥璃见顾九霄不肯说实话,直接转身就走。

顾九霄捂着胸口追上去,问:“阿璃阿璃,你要去哪儿?”

楚玥璃不答,只是坐上马车。

顾九霄无法,也只能爬上马车,气喘吁吁地盯着楚玥璃,说:“再……再不赶往皇宫,就…… 就来不及了。”

楚玥璃说:“正如你意。我先去看喜哥。”

顾九霄瞬间炸毛,吼道:“爷可没那么龌龊!爷从没说喜哥自尽的事儿,就是不想把这种事当成拖延的借口!爷……”忽然意识到,自己被楚玥璃給将了一军。

弹奏着乌克丽丽的海岛姑娘高清图片

楚玥璃问:“说吧,什么事儿?”

顾九霄的肩膀垮掉,整张脸都向下垂去,痛心疾首地道:“问了,不说。昨晚半夜的事儿。若不是她那丫头听见凳子倒地的动静,都不知道她会突然投缳自尽。”

楚玥璃的心高高提起,但见顾九霄还算从容,猜测顾喜哥应该无碍。只不过,不问一遍,心里会不安。她问:“喜哥可还好?”

顾九霄掀起眼皮看向楚玥璃,回道:“说不上好坏。人没死,却只知道抱着腿傻坐着,哭都没哭出一声。”

楚玥璃当机立断,吩咐道:“封疆,去顾府。”

顾九霄一惊,忙阻止道:“不不不,去皇宫。阿璃你不晓得,我那个皇帝舅舅,看起来一派祥和,实则……哎……总而言之,你今天若是不去皇宫,以后你和白云间的事儿,就别想了!”

楚玥璃调侃道:“正如你意。”

顾九霄再次炸毛:“爷什么时候……”还没等吼完,顿觉自己底气不足,于是偃旗息鼓,不再吼,看样子是真的底气不足了。

楚玥璃说:“顺路,不过是先看看喜哥。她不安好,我如何放心进宫?动作快些,不会耽搁。”

顾九霄也担心顾喜哥,于是点头同意。实则,他也希望白云间和楚玥璃的婚事能够鸡飞蛋打。嗯……这么想貌似不太厚道,但是谁在感情上厚道,那就是傻子。他可不是车厢外那两个二货。这么一想,顾九霄也心安了几分。

封疆得了吩咐,飞快抽打着马屁股,很快来到了顾府。

顾九霄带着楚玥璃直奔顾喜哥的小院。

顾喜哥将自己关在屋子里,谁都不见。就连长公主,都只能等在门口。破门而入,不是不可以,唯恐刺激到顾喜哥,再做傻事。

长公主一看见楚玥璃,眼神就变得锋利起来。

楚玥璃感觉到长公主的敌意,隐约猜到,是和古黛有关。不过,她不是为了长公主来的,自然不用看她脸色。

楚玥璃走到门前,拍了拍门,说:“喜哥,开门。”

长公主冷声道:“喜哥谁都不见。”

吱嘎一声,门开了一条小缝。门缝里,是顾喜哥那只红瞳瞳的眼睛。

长公主:“……”

楚玥璃推门而入。

顾喜哥立刻关上门,落闩,不让别人看。

楚玥璃一看顾喜哥脖子上的勒痕和红肿如桃的眼睛,以及光着的小脚,就气不打一处来。嗯,没错,一旦把谁当成自己人后,就不大会理智的关心,大多时候都会怒其不争。楚玥璃一伸手,直接抱起顾喜哥,将她扔到床上。

顾喜哥被楚玥璃这套打法打乱了痛苦的步调,吓得尖叫一声。

门外,长公主要进去看看,顾九霄却拦在门前,不让。

屋内,楚玥璃抡起巴掌,照着顾喜哥的屁股,就是一顿拍。

啪啪声不绝于耳。

顾喜哥被打哭了,先是抽泣,后干脆嚎啕大哭。她抱着楚玥璃求饶道:“别打了别打了……”

楚玥璃喝道:“还敢不敢投缳自尽!?死都不怕,怕什么疼?死后,虫子啃咬你个面目全非!”

顾喜哥抽搐一下,忙摇起头,小声道:“不要……不要不要……”

楚玥璃往床上一坐,说:“哪个管你要不要?!给我说清楚,为何投缳自尽!”

顾喜哥的眼神又开始游移。

楚玥璃挑眉,眼神不善。

顾喜哥有些怕楚玥璃,但这种怕,和怕长公主并不一样。她舔了舔唇,似乎难以启齿。话还没说出口,就又落泪了。这一次,是痛苦的泪水。

楚玥璃摸了摸顾喜哥的脸,低声道:“死都不怕了,还有什么不敢说的?你既渴望江湖中自由的生活,就不能没有仗剑走天涯的勇气。”

顾喜哥想了想楚玥璃的话,又吸了吸鼻子,这才说道:“阿璃姐姐……”直接扑到楚玥璃的身上,抱住她的脖子,在落泪中哽咽着继续道,“我并非顾家血脉。”

楚玥璃一惊,此事还真是非同小可。自古以来,人们都十分注重血脉相承。她虽认为,血脉并不重要,但是她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个体罢了。

楚玥璃压低声音问:“你怎么知道的?”

顾喜哥回道:“昨晚,我半夜起来喝水,发现枕头边有个锦盒。我打开一看,上面不但有我的生辰八字,还有母亲怀我的过程。再往下看,就是父亲去世的日子。父亲去世时,母亲尚未孕育我。母亲……母亲是在父亲走后十一个月,才生下的我。还记得小时候,我和二哥贪玩,打坏了高人为我们祈福用的供奉小人像。我的那个童女像中,藏着我的生辰八字,与我当时知晓的不同。母亲便对我说,我命弱,必须改生辰。我现在的生辰是假,对比真的,提了两个月。”

楚玥璃没想到,长公主竟然……还挺风流。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