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视频ios官网入口

wpWPwp123321头像

老者看着依旧斗志不足、垂头丧气的少女,鼓励道:“加油,奥利给!”

“张风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只是你内心的恐惧!”

“战胜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面对恐惧!”

“奥利给啊!”

李枢机:“……”

然而少女没有说话,却听路边忽然传来一声叹息:“你们,就如我当年一样天真稚嫩,以为只要努力就能做到一切。”

少女一愣,老者却忽然脸色微变,挥手散出黑白二气护住身,随即紧张的看向路边。

下一刻,老者两眼瞬间眯起。

“这……”老者看着一身尘土、衣衫破碎的躺在路边的少年,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老夫还以为是某个大能,但没想到,你一个乞丐竟然能看到老夫身影?”

要知道,这老者之前嫌少女太惹人注意,早就用了术法遮盖二人身形。

如今竟然被人看出来了?

而且此人根本就不是想象中的某个强者,而是一个少年乞丐?

旅行的意义

但随即,老者再次一惊:“奇怪,你这乞丐,竟然还是个修士?”

“修为不高,只有筑基。但在离州这穷山恶水之中,应该也算是一方天骄了。”

“但如此修为,就能看到老夫身影。不错,若不是资质超群,便是你我有缘。说起来,你为何在这里行乞?”

老者十分疑惑啊。

这少年一身筑基修为,而且所修功法似乎也极度不凡,蓬头垢面若是洗干净了,也是一副英气逼人的模样。

为何却在此地沦为乞丐?

少女一时间也忘记了张风的事情,瞪大双眼,好奇的看向眼前少年。

却见少年颓然一笑:“呵呵,我的故事就不用说了。”

“只恨上天不公啊!”

“难道无论我李铁牛如何努力,都无法打败那人吗?这世界,不公平!”

“既然如此,我还为何努力。”

“今朝有酒今朝醉,莫使金樽空对月!来人啊,给钱,我要买酒!”李铁牛原本充满斗志的双眼,在这一刻空洞麻木,整个人醉醺醺的朝着眼前的两人大喊道。

老者脸色复杂的看了李铁牛片刻,暗暗叹气。

此人道心崩碎啊。

须知修行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这少年的一身气息,已经呈现出衰退之感,怕是再过一些时日就要灵力溃散了,到那时,此人便是一个废人了。

就好像宝剑蒙尘,长枪生锈,不管当年如何天纵奇才,道心一碎,此人已经在无斗志。

“可惜啊,可惜,本来见此人能看到我,定然是个好苗子,老夫也起了收徒之心。”老者眼神惋惜的看着李铁牛,微微摇头,“可没想到竟然已经被人碎了道心。”

“看此人不像是心志不坚之辈,到底是何人碎了他的道心,让他如此记恨?”

“实在可惜。”

老者唏嘘长叹片刻,随即从储物袋取出几两碎银,扔到李铁牛身上之后,带着少女转身离去。

走出没几步,李枢机好奇问道:“师父,那就是道心崩碎的下场吗?”

“嗯,是啊。”老者点点头,沉默片刻,“说起来,这下场也太过残酷了。你若在论道中将张风的道心崩碎,对张风也实在残忍。”

“枢儿,此次交锋,点到即止便可,千万不要将张风的道心崩碎。”

“只需让他认输,让他明白我阴阳圣门不是他五峰可以比拟的便可,该留手的时候就留一丝,权当积德。”

李枢机弱弱点头。

老者深呼口气,又想起那个不错的苗子,有些遗憾道:“倒是不知到底是何人将他道心崩碎……罢了,此事也不值得老夫去推演。”

而事实上。

那正是他们心心念念的张风崩碎了李铁牛的道心啊……

要是让李铁牛知道了这俩货要去找张风论道,怕是根本不会担心这李枢机崩碎张风的道心……有这功夫还特么不如担心担心这李枢机会不会被崩碎道心!

如今,在李铁牛看来,张风已经是根本无法打败的。

这跟努不努力没有关系。

这是上天注定的!这是在这个世界中无法改变的规则!

没错,李铁牛已经把张风的优秀上升到世界规则的层面了……实在是张风曾经给他的打击太大了,让李铁牛感觉根本就无法战胜,哪怕自己再努力,张风也依旧如同一座大山,死死地压在自己身上。

自从离开秘境,李铁牛道心已经彻底崩碎,刚开始还仗着身上的银子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可没多久,银子花光,他被酒楼小厮扫地出门之后就成为了一个乞丐。

如今早已完代入乞丐的角色,每天就希望讨点钱去买酒。

对于张风的恨,也与日俱增。

听说最近张风又和一个圣子传出了感人肺腑的故事,风头无两,哪怕唐都之内都到处流传着这千古佳话。

李铁牛听说之后,心中愈发记恨。

为何张风你就能天下瞩目,成无上天骄?

而我李铁牛无论如何努力,却注定被你踩在脚下!哪怕成为乞丐,都能听到你的事迹?

这种恨意,几乎要把李铁牛折磨疯。

但李铁牛却对此无能为力,彻底绝望。

因为,上天不公!

这一切,都是注定的!

李铁牛如今格外凄惨,其实他回到紫灵宗,也足以混吃等死的安享富贵。

可他不愿意回去。

他不愿意让自己老爹看到如今的自己,他只希望紫灵上尊和紫灵宗所有人,都只记得他那曾经斗志昂扬、不屈人下的辉煌时刻。

这是他最后的尊严。

如今已经如同乞丐的李铁牛看着两人走远的背影,费力的从地上爬起,背靠着墙瘫坐在地上。

光是这会功夫,就有两个调皮的孩子往他身上吐了唾沫。

但李铁牛早就习以为常,如同乞丐的他看着面前繁华的唐都,低头看看怀里的银子,嘿嘿笑笑:“还真有傻子给我钱买酒。”

“一醉方休!”

李铁牛踉跄着站起来,捧着银子,在小厮的骂声中从酒楼里买了两坛子酒,还没等坐下,就又被小厮捂着鼻子扫地出门。

用小厮的话说,就是“一个乞丐坐在店里,扰了大爷们喝酒的雅兴,你能担得起么?”。

靠在肮脏的后巷墙壁上,李铁牛毫不介意的坐在污秽泥水中,舔了舔嘴唇,掀开酒坛子就往嗓子里灌,时不时大笑几声。

偶尔有路人看到这一幕,也是下意识加快脚步,避之不及的赶快走去,心中满是不屑和反感。

谁也无法想象,这位落魄肮脏、甚至还有点神经兮兮、动不动就骂上天不公的乞丐,曾经就是那位名镇一方、甚至曾经爆锤过张风的紫灵宗少主,绝代铁憨憨李铁牛。

李铁牛如今如此落魄,足可证明张风对他的打击有多大。

“上天不公啊!何须努力!”李铁牛有些不舍的舔干净最后一滴酒水,有些愤怒的把酒坛子狠狠摔在地上。

“哗啦!”

酒坛破碎一地。

李铁牛愣愣的盯着一滴碎渣:“还差一些,还差一些就能醉了……”

而就在此时,

一道阴影,自上而下的笼罩了他。

李铁牛一愣,缓缓抬头看去。

只见一个身穿紫袍的中年人背对着阳光,安静的看着李铁牛。

中年人器宇轩昂,身上带着难言的霸气,一双浓眉如同墨染,哪怕不说话,也让人无法轻视。

从瘫坐在地上的李铁牛的角度看,这中年人的身影无比高大,仿佛遮天蔽日般。

太阳被中年人的脑袋挡住,给中年人镀上一层神圣的光晕。

李铁牛眯了眯眼,随即嘿嘿一笑:“是小子挡了大爷的路么?小子这就滚开!”

毫无尊严。

此时的李铁牛,完没意识到。

他的人生,即将迎来巨大的转折。

李铁牛小心翼翼的挪开位置,神色中没有一丝傲气,是谨慎小心。

然而中年人并没迈步走出,只是站在那里看着李铁牛。

李铁牛疑惑的看着中年人。

四目相对。

中年人露出了微笑。

“天下何其广阔,世间岁月流淌,万古之中沧海桑田。而我迈步在这茫茫世界,寻找一朵即将绽放的花朵。”

“一路上,我见过了无数朵花朵。有的盛开灿烂,有的香气弥漫。”

“却从没有找到我要找的那朵花。”

中年人看着李铁牛,笑容和善,低沉的声音充满磁性,温厚道:“直到今天,我看到了你这朵花。”

李铁牛:“啊?”

中年人眼神愈发深沉,缓缓道:“只是看你一眼,我便知道,我找到了要找的人。”

“你,就是我要找的那独一无二的花。”

“加入我吧,一起为了伟大的事业而奋斗。”

中年人缓缓弯腰,朝着落魄如乞丐、一身肮脏污秽的李铁牛,伸出洁白如玉的右手。

李铁牛一脸迷茫的看着中年人。

他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自己只是喝饱了想睡觉而已,为何忽然有人跑过来跟自己哔哔了这么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

这世界,变化这么快的吗?自己不过买了个酒而已啊。

许久之后,李铁牛仿佛想到了什么,捂住自己的菊花,一脸惊恐的看着中年人:“不不不,你找错花了!”

这特么是一个基佬在找菊花啊!

中年人:“???”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