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高考日思教改必须弥合的价值断裂

发布时间:2019-07-17 19:14:07 编辑:笔名

高考日思教改:必须弥合的价值断裂

李晓亮  今天,高考。  能这么气定神闲轻描淡写说出这话的人,以江湖经验来看,都是和今天高考无关之人:可能是那些多年前曾从千军万马中艰难拼杀而出的 “幸存者”,故意以淡漠之态来屏蔽往昔的残酷高考记忆;也可能是离高考“大限”还有十万八千里的后生小辈,以故作淡定来推迟对自己今后避无可避终将涉身其中的代入式想象。  考生年年说高考,似乎都有“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之势。今年也不例外,但是却多了一个插曲,那就是南科大的考生。南方科技大学突然接到通知,要求其教改实验班的45名学生全部参加今年的高考。就此,教育部发言人续梅表示,任何改革首先要遵循国家基本教育制度,要遵循教育规律和学生的成长规律。  而南科大学生则在上发表公开信,为他们“被高考”而求助,表示集体不参加高考。他们的选择得到了家长们的坚决支持。南科大校长朱清时则表示:“参不参加高考由学生和家长决定,我不表态。”  这45名考生,对高考取士的传统来说,乍看有点离经叛道的意思,但这种叛逆,又完全在情理之中。  作为南科大乃至中国高等教育改革实验班的“黄埔一期”,他们理当有此胆识和魄力。就如南科大校长那句:“回去高考,实验还有什么意义?”在教育部的“必须高考”的表态下,这些孩子在上勇敢地发出了拒绝参加高考的公开信。相比之下,南科大对此的反应,倒颇有缺乏担当之憾。  朱清时直言“据理力争,无效”。然后学校就没出面抵制,因为南科大是市政府办的。吹响了高教改革冲锋号的朱校长,现在却“只让学生自己选择。为了回避,我一直到现在都不在学校。”拒绝高考的“风险”,不能只由学生来承担。这种回避,和学生的勇毅相比,不啻为一种犬儒、妥协和怯懦。  对于高考,如果作为高校教育改革符号和先锋的南科大,对此都没有一个明晰的态度和解决方案,那么它所承载的教育改革的价值思辨与累进作用,就会遭到无形消减。一个致力于“去官化,去行政化”,致力于追求“教授治校、学术主导”的现代化大学,就会渐行渐远。在又一个高考日,一个行政堡垒且只记得自己是“市政府办的”即便“正常上课”,又有什么改革意义和正面价值呢?  高考是目前教育体制下,“社会选拔人才和个人价值实现的不坏的途径”,这是一个基本社会共识。但是还有一个更大的共识,就是这个“不坏”的方式,也并不是没有进一步改革的必要,在高考积弊日显的相信,它完全有向“更优”和“”转化的紧迫性。  从南科大踉跄的改革脚步看,从“小白鼠”的悲鸣与无助看,现实利益掣肘还是很强烈的。但是,压力再大,阻力再巨,改革也不能却步。高考乃至整个教育制度的改革,已经到了不得不为的时候了。高考要改的,也绝不只是考试次数,选才方式等技术性细枝末节问题。而是有些沉淀已久的沉疴积弊,都必须下决心,重药祛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