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无上圣天 第83节:苏溯醉酒

发布时间:2020-01-16 19:01:47 编辑:笔名

无上圣天 第83节:苏溯醉酒

“没事的,没事的……”刑道荣依旧惬意地伸出手来,对秦孤月说道:“要道歉,也该是那个家伙跟我道歉不是吗?而且我也没有等多久,在这里看看风景,喝喝秦家藏的桂花酒,也是一件惬意的事情不是吗?”刑道荣的眼光说着就朝秦孤月看了过来。

秦孤月立刻知道,苏溯这句话又有歧义了……而且刑道荣又想歪了。

不过看现在两人衣衫不整的样子,倒的确像是有点什么,极力争辩,倒也是没有什么意义的事情了,反而显得心虚。而且这刑道荣虽然在朝为官,却是没有什么士大夫喜欢指摘人行为的习惯,一天到晚拿道德的制高点抨击别人,刑道荣的意思则是,人不风流枉少年,你不这样做,我还觉得奇怪呢。这样的想法,倒是颇和秦孤月的胃口,不然的话,秦孤月就算迫于他有御赐金牌,不得不发兵合作,也不会亲密无间到现在,允许他住在云水山庄里。

想到这里,秦孤月干脆坦然一笑道:“邢大人说的是,孤月一会自罚三杯,向大人赔罪?”

“三杯?”刑道荣板起脸来,似乎严肃又似乎是故意开秦孤月的玩笑似的,“那苏溯姑娘的三杯,你不替她喝了吗?”

“这个是自然……”秦孤月也是知趣的人,一听便懂,笑道。“这三杯也是必不可少的。”

“邢大人,我觉得这有点不对啊……”苏溯一脸疑惑不解道:“我的酒为什么也要他喝?还有,那是什么酒?”只见一脸天真无邪的苏溯居然大大咧咧地问起酒的品类来了,把右手轻轻一挥,指了指自己,自诩道:“如果是上次喝的那种桂花酒,我才不要这个家伙帮忙呢,我一个人呀,莫说是三杯,十杯也喝得下去……哪里要这个家伙帮忙。”

“想不到苏溯姑娘也是女中豪杰……”刑道荣开怀一笑,也是借机夸道:“真是人不可以貌相,如此当然是更尽兴了!”

就在几人说话之间,仆人们看见秦孤月和苏溯也到了,赶紧一个接着一个将菜式传了上来。

席间大家都很开心,刑道荣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酒宴上就是这样,接二连三地劝苏溯的酒。苏溯毕竟也只是一个小姑娘,感觉这酒喝在嘴里和那天行军皮囊里的桂花酒味道一样,还倒只是普通的挂花酒,本来外面她喝酒还会有秦孤月管着,不给她喝,这一下好了,刑道荣劝酒,总不能不喝吧?秦孤月也不好说什么,只看见小姑娘就这样在秦孤月面前,一杯一杯地喝,有几次甚至还似的把喝光的酒杯倒过来,在秦孤月的面前抖了一抖,调皮了一下,又拿回了手里。

你不是不让我多喝酒嘛,我就喝,而且喝给你看!你不是以为自己很能喝吗?我比你还能喝……

秦孤月本来想劝她少喝几杯的,别人不知道,他还不知道?那行军皮囊里的酒,都是劣等的桂花酒,多也就是一年的陈酿,的用处就是拿来给士兵消暑,就算醉人,能醉到哪里去?这酒宴因为刑道荣的级别高,是东南镇抚使,虽然不是贵族,但是论官衔的话,在九品天恩格这个官员的体系里,地位很高,属于从二品,几乎都抵得上一个侯爵了,又是武烈陛下的钦差,如果传出去秦家用劣酒招待钦差,被好事之人一捅,又是一个大篓子。秦家可不会让人诟病这种事情,反正又不差钱。

所以这酒虽然喝起来跟普通的桂花酒没有什么区别,却都是十年以上的佳酿,都是可以醉人的,小姑娘哪里知道这些,还当是消暑解渴的饮料呢。

秦孤月想提醒她,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只能看着端着酒杯,耀武扬威的苏溯,苦笑一声,埋头吃菜。管她呢,她反正看起来喝得很开心,又不是我们逼她喝的……

果然,没多久,酒劲一上来,苏溯就开始摇摇晃晃,已经站不住了,只能坐着了,再过了一会,竟是坐都坐不住了,软绵绵地将头往旁边的秦孤月肩膀上一靠,迷迷糊糊地在嘴里说着些什么,偏偏那一只像玉葱似的的右手,还死死扣着酒杯不放,真是叫秦孤月哭笑不得。

刑道荣的酒量很好,哪里会有半点醉意,夹着筷子又吃了几口菜,然后缓缓放下筷子,有些坏坏地看了秦孤月一眼说道:“苏溯姑娘好像有点醉了,不如秦公子你送她回去休息吧……”

“啊……”秦孤月似乎还没反应过来,看了看肩上迷迷糊糊的苏溯说道:“还是不用了,我让丫鬟们送她回去休息吧。”

“哦?”刑道荣的脸上流露出有点讶异的表情看着秦孤月说道:“秦公子,邢某可是把该做的都做了,有些事情,可遇不可求,错过追悔莫及啊……”随后他好像是又怕秦孤月碍于面子,不好意思,又劝解道:“秦公子,我知道你也是知书达理,但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也未曾婚嫁,男女相亲,阴阳和合,乃是天地至理,也没有什么有违天和的地方……古时的许多大圣贤,还不是以天为盖,以地为席,依旧做那好事?”

“这……”秦孤月听得刑道荣这一番话,算是知味了,苏溯这小丫头一点戒心都没有,真不知道她以前在外游历,都是怎么混出来的?但是现在秦孤月也就只能苦笑了。“刑大人一片心意,孤月心领了,只是……”

“理解便好了。”刑道荣也是笑了一下,站起身说道:“那邢某先告辞了。”

“哎……”秦孤月伸出手来,正要叫刑道荣等一会走,这人倒好,刚站起身,两三步就迈出门去,一会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秦孤月只得把手垂下来,有些无奈地看了一眼肩膀上靠着的,烂醉如泥的苏溯小美女。此时苏溯早已是醉眼迷离,此时倚在秦孤月的肩膀上,眼睛上长长的睫毛都要贴着秦孤月的面颊了,呼吸之间,虽然有酒气,却是掺杂着一股淡淡的桂花清香,竟是与苏溯身上的幽幽的香气契合起来,有着一股沁人心脾的力量。

就在这时,秦孤月看到苏溯的嘴唇微微一动,竟是嘤咛一声,说着什么。

“秦……孤……月……”

“没喝醉?”秦孤月脑海里冒出来的个就是这个念头,不知怎的,他此时心里倒是有一点庆幸的感觉了,但是很快,他又失望了。

“你……你……不是不……不让我……我喝……喝酒吗?”苏溯依旧倚在秦孤月的肩膀上,迷迷糊糊地拿着右手还紧紧攥着的白瓷小酒杯,颠三倒四地说道:“我……我偏要……我还要……喝给你……你……看……”

本来秦孤月还当苏溯有心机,是装醉,这一会,他算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得特别彻底。这根本就还是一个小丫头嘛……

他尝试推了推苏溯,“醒来拉……”没反应……苏溯就像一块牛皮糖,就这样赖在秦孤月的肩膀上不动了,秦孤月正琢磨着用精神力刺激她的识海一下,把她唤醒,但是那精神力触手一伸展出来,立刻发现苏溯现在的识海里简直是乱七八糟,简直像一个大杂烩,根本无从下手,只得作罢。他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龙隐阁不提倡相术师饮酒,据说一些苦修的门派直接就是禁酒的,因为这些以精神力为优势的修士,一旦喝醉了,精神力的防御等于是全面松懈开来,这时候,哪怕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病秧子,只要有一把刀,都可以取他们的性命。

想到这里,秦孤月长叹了一声,举目四看,似乎是想找一个丫鬟或者仆人来帮忙,却发现平时这些到处都可以看到的丫鬟仆人,今天跟出了鬼似的,竟是一个都找不到。“见鬼。”秦孤月抱怨一声,看着醉的不省人事的苏溯,心里也只好暗暗叫苦,好在他如今自身身体素质比一般的甲士还要好,苏溯又不重,便把她扶着站了起来,刚要扶她出门,苏溯倒好,竟然趴在桌上赖着不走了。

“干……嘛,别……别碰我……”随后这小丫头一甩手,秦孤月竟是猝不及防,被她推到了一边去。然后嗯滑稽的一幕就发生了,苏溯小美女站了起来,身体摇摇晃晃地迈着那种喝醉了酒的人所独有的“蝴蝶步”,一步三摇地朝着门外走去,边走还边喃喃道:“我……我哪里……哪里醉了……我……我清醒着……”

那一个“呢”字还没说出来,苏溯整个人就倚着门框歪歪扭扭地就要摊下去了。

这一下可把秦孤月吓得不轻,急忙一个箭步上前扶住要倒下来的苏溯,看着苏溯脸色发红,已是彻底醉死过去了,秦孤月这才在心里长舒了一口气。

“你呀……不醉死过去,都不老实!”秦孤月伸出手在苏溯小巧玲珑的鼻子上捏了一下,埋怨了一句,还是扶起她来,出了餐厅,朝着她的房间走去。

辽宁中医药大学附属第四医院
福清市第三医院
重庆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九癜风医院哪家好
威海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