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还是那片绿

2018-11-23 15:52:14

□ 罗 健

车行沟壑之间,来回往复,进入了一个名叫赤溪的小山村中。

作为一次采风活动,自然而然地我的眼睛总是搜寻着窗外火山中的各种景物,一直以来,我总是把山的力量看得很神圣,这种神圣之源是那大山的伟岸、坚韧,总是和男人的情性息息相通,它一直都包容着人类的栖居、繁衍,让他们自得其乐、适意地自享其成,这种诗情生活也相应地促成了山里人通达的生活态度和无邪的处世性格,古往今来。

走在村里的水泥道上,可以感受到这种氛围的包融,村民们见到这大批来自城里的文化采风团成员,腼腆的表情让大家似乎很容易地就热爱上这个小村庄,村里干净、也宁静。深秋了,村民们都在做着他们这时该做的事,如砌房、修理村里的基础设施等。当你和他们打个招呼,问些家长里短的一些事,笑容都会挂在他们的脸上,不厌其烦地回答起关于他们家乡的大小事,这畅快容颜在村里那些闲坐聊天的老太太脸上展现的淋漓尽致,让你不得不感叹村民们的知足常乐的心态养就,不是朝夕之间而成的。

忽然抬头见到一座外墙是由花岗岩砌成的门楣上写着“人民会场”的建筑,屋顶已坍塌,见墙上窗门可知屋顶是由木料构成的,久而久之,坍塌也是正常,这种建筑结构和城里的剧场布局是一致的。在这小山村中能出现一个面积还是较大的这样建筑,真的使人新奇,在它的历史中肯定也经历过风风雨雨,不仅是自然意义上,还有社会生活方面的。不一样的感受也促成大家在这建筑前留连,提议着各种保护和再使用的方案,毕竟这建筑整个外墙是完整的,当把它重新翻修成村民文化中心,这不仅是历史的福气,也是这个小山村民们的福份,它可以让村民们有个怡养身心的好去处。历史是不能重复,但历史中很多之处还是可以传承。翻阅历史,人们记住的首先是文明成就,而成就一个文明时代的突出特点是文化的熏陶和交汇。

带着这种想法,再来到真正地能体现赤溪村的历史传承的一座古建筑———杜家堡,既然是堡,就是城墙围合起来的古村落,堡里的民居都有四合院,共有七座,建筑总体布局是前后排列,每座民居都是以石头铺就的小径连接,又形成一个大庭院格式。穿行其间觉得挺宽阔,这种宽阔原因其一就有推门见山,而门前又有着种植着瓜果蔬篱大小不一的场子,房子后头又植有竹子,翩翩舞动,和这些民居动静结合,如同邻居,更似一家子,成就着这些民居的高雅品位。这种起承转合的布局让游览者赞叹不已,这不仅是视觉上的知足,更是一种心理上的文化认同,很多时候,很多人都迷惑文化到底是什么。“文”是前提,它是历史发展中人们创造的纹饰图案及文字,承载着人类创造它们的种种情感和智慧,当它们被大家逐步被感染,形成如荣辱观等心理认同的民族意识时,“文”也就生化为这个社会的种种精神东西,这是潜移默化的结要。中国民居建筑所体现的价值也是如此,它让多少人产生诗性情思,也造就了多少的珍贵文献文本和杰出历史人物,所以文明历史的魅力及价值也正在于此。

站在这古堡前,听随行的陪同人员介绍,杜家堡曾经出过诗人等历史人物,可见这古堡是诗书耕读的好地方。放眼四围,发觉这古堡是背靠着一座如半圆形的山峦,山上不见岩石峭壁,两边的山峦也分布着颇为对称,我想温文尔雅,敦厚平和的家族特点就是在这里养就的。只是随着历史的失衡,这家庭的有为后生可能出外见过世面,也许这座优美的安居乐业的古堡还不是他们终所要追求的发展和栖息之地。渐渐地,这座古堡在衰败,毕竟城里的丰厚物质生活会比这山村里宁静的自给自足农耕生活更能吸引人的心性。这样的结果是幸乎还不是幸乎,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答案,尤其在当今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中,更不是每个人可以把控得住,但是面对古宅,回顾以往,我们还是嘘嘘不已。

还好,随行的磻溪镇郑书记介绍赤溪村现已被省里定为全省11个重点扶持发展的少数民族村,核心规划是以打造以旅游文化为主导的新农村建设。这点引起大家的共鸣,因为这不仅是对赤溪村的经济文化发展有益,就是对村里的古民居保护而言,也是一件幸事,因为它是村里的一段珍贵历史的记录,是让游者能够产生文化心理共鸣的一个精神家园,我想,这种规划是每个人都乐意见到的结果,作为政府而言也是必须做到的。

记得十几年前,我曾到过赤溪,只是没进村,但当时的感受就是这是一块没有被污染的绿色家园。而如今我们依然的祝愿它在发展的同时,还是能够给人感受是那种永远是绿静春深的一块净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