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华为手机困境企业基因阻碍进一步突破

发布时间:2019-06-11 19:53:04 编辑:笔名

2014年,对于华为而言,是跨越性的一年,这一年华为在运营商业务上首次超越了行业领头羊爱立信,登顶成为了业内老大。

另外,华为终端业务也在持续增长,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季度,小米、华为同比增长率均达到40%。但值得注意的是,整体上,国产手机市场的增长率正在开始放缓,据百度《移动互联网发展趋势报告2015贺岁版》显示,2014年国内智能手机季均增长率仅为6%。根据TrendForce 研究报告显示,2015年季全球智能手机出货2.91亿台,同比下跌9.2%。外部大环境正在给华为手机制造困难,华为mate7虽然为华为冲刺中高端取得一定的品牌美誉度,但华为在高端市场尚未站稳脚跟,目前主打的机型与定位依然是中低端。目前来看,华为厮杀印度成败难测,美国市场被苹果与专利壁垒卡位,硬件发展已到顶,从华为的技术流打法来看,从三星身上大致可以看到华为的未来,华为手机业务也在面临危机。

我们一直强调技术的华为,因为华为身上一直流淌着技术的血液。早前任正非发表讲话指出:华为要像长江水一样聚焦在主航道,发出巨大的电来。无论产品大小都要与主航道相关,新生幼苗也要聚焦在主航道上。不要偏离了主航道,否则公司就会分为两个管理平台。”我们知道,华为共有三大业务:运营商网络业务、企业业务、消费者终端业务。即“云”、“管”、“端”,在华为“云、管、端”模式下,云与管是主航道,终端在整个华为体系里,则处于华为主航道的侧翼而非重心。但华为的主航道核心战略在拖累着华为终端技术优势与价值的释放。

我们也看到,2014年,华为运营商业务收入达1921亿元,占华为去年总营收的66%,它才是华为的核心主航道业务。而华为去年研发投入408亿人民币,占销售收入14%,而另据了解,华为每年都会拿出10%至12%的收入,投向基础研发。但华为的资源与技术研发投入事实上没办法重点放在终端业务上,尽管2014年华为消费者业务增长32%,消费者业务在总营收中的比重也在上升,但在华为利润来源中,手机的营收始终是非核心的一环,华为的投资与力量则要聚焦在主航道。前面任正非也提到只允许员工在主航道上发挥主观能动性与创造性。

另外,华为的战略高地直面全球,这导致华为几乎在所有的主航道业务领域都与国际巨头短兵相接。分散了华为做手机的精力。比如在服务器领域,华为会碰到IBM,HP,在无线领域会直面爱立信,做数据通信产品要面对思科,做存储会碰上EMC,做虚拟化又和Vmware遇上,华为主业的波澜壮阔导致资源与技术的分散,可能导致华为手机处于一种相对中庸的状态。我们看到,华为手机在高速增长的同时,一直也没有跳出国产手机同质化的困局,也无法化解供应链危机,在智能手机的核心元器件上,也要依赖产业链的供给。

所以说,企业聚焦决定了资源分配,资源分配决定了创新技术的执行力与可能性。根据创新者的窘境一书论述的观点:“创新管理反映了资源分配流程。能够获得所需要的资金和人力的创新计划可能会取得成功,而反之,无法获得足够多的资源的创新计划,获得成功的概率也低…….从财务数据上看更吸引力的其他选择消失或被放弃之前,管理者将发现他们很难集中各种资源来发展破坏性技术。”

对于华为来说,推动延续性技术不成问题,但难的是颠覆性技术。对于华为这种技术流的标杆企业,国内舆论对其相对颇为宽容并对其注入了充分的国民情感,但事实上,华为的战略已经决定了华为终端将被绑在整个公司的主业上,要求统一的利润率,某种程度上,这限制了华为手机的潜力。

前面提到,华为的利润来源近70%来自于运营商业务,是华为的主航道,但华为运营商业务的增量主要是来自于运营商对于4G的投入。但另一方面,全球通信业包括国内运营商正面临着管道化危机。主要原因在于,目前全球电信运营商的许多增值服务领域,都正被互联网企业OTT掉,为了化解危机,运营商的投资方向从基础设施转换到IT领域,而华为过去多年,一直依赖全球运营商拓展电信设备市场,在营收方面已经超过原来的设备老大爱立信,但运营商业务放缓是必然趋势,设备行业也难再高速增长,因此,华为与运营商成为一种一荣俱荣的绑定关系,华为若无法化解管道化的危机,必然会影响到华为主航道的盈利,运营商的危机让华为的未来同样充满阴影。

从这个层面来看,华为本应藉此转型,加大技术与资源向手机终端业务投入,在面临未来运营商业务放缓的时间风口,将手机业务的权重提升并作为未来的核心增长点之一。无奈,在驱动华为成长的核心力量中,在华为的“云管端”模式里,终端短期只能带来规模效应,缺少利润贡献。也正因为如此,华为作为在技术、人才、品牌、管理经验、渠道网络等各方面占据优势的成熟企业,在应对不符合其利润与赢利模式的消费者领域显得举步维艰。

这种举步维艰从内部创新与外部竞争也可以看出,在终端领域,华为去年的亮点在于推出自家研发的芯片——海思麒麟920芯片并发布支持LTE CAT6技术,成为国内手机行业一家在芯片上取得突破的企业,并在mate7中采用获得了品牌美誉度,但依然无法掩盖海思芯片未能实现与高通等同步的困境。

从外部市场环境来看,一直以来小米如芒在背,让华为始终显得焦虑与步履紊乱。我们看到华为荣耀,独立于华为手机品牌之后,获得了一定的市场与关注,在去年,荣耀品牌智能手机出货量超2000万部,但长期以来,荣耀品牌由于背负着压制小米在中低端市场的重任,与小米等多款手机长期比拼出货量,在价格战上厮杀,稀释了荣耀品牌和战略价值,也同时拖累了华为发力高端的战略步伐。

我们知道,国产手机多年来依赖智能机成熟产业链供给比拼配置,而以华为的财力与技术,本身可以更快的突破技术瓶颈,超出国产手机其他企业一个身位成为国产高端的一个标杆,但华为并没有实现这样的突破,从前面的分析可知,华为终端更像是华为波澜壮阔业务中增值的一环,虽然有庞大的规模,但并不是利润中心与主航道核心业务,也因此欠缺重点与核心资源的支撑与发力。目前来看,智能手机的硬件配置与性能基本已到顶,通过性能带动的手机换机潮也已经慢了下来。智能手机的增长已经过了黄金期,注重稳妥策略的华为在终端业务可能会面临瓶颈,这个瓶颈自然也包括创新的瓶颈。

任正非给华为画出的战略路线相对中庸,他曾表示:“在主航道外,华为不要争做鸡头,蚂蚁很容易被大象踩死。”也表示任何一家企业要经历生老病死,他的责任是如何延缓华为的衰老,但从本质来看,他是在延缓运营商网络与通信设备业务的衰老。但华为的短板也在这里,即始终无法跳出自身既有的思维与框架。

从华为基因来看,它是从运营商电信设备业务起家,它始终是华为的资源与技术聚焦的核心业务,无论时势如何变化,手机则始终处于华为的核心业务之外相对的边缘位置,所以华为可以在运营商业务上超越行业领头羊爱立信,但却走不出国产手机同质化的困局。但在智能机市场竞争加剧、各厂商全力奔跑的今天,华为的战略在为自身设限。说到底,华为无法跳出自身的基因,也因此对手机业务的未来造成了某种思维局限。目前手机也是华为一项可以贴近用户的业务,同时也背负着国人对于国产手机跻身国际并坐实高端市场的期望,智能机在未来的入口作用也越来越明显,华为的步伐虽然中庸与稳健,但若是一直站在山腰,则可能永远无法看到云海之上的风景。

黄山治疗癫痫病医院
上饶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西安整形美容医院那个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