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液化黑色黄金液化黑色黄金

发布时间:2019-06-14 18:34:52 编辑:笔名

液化“黑色黄金”液化“黑色黄金”

中国正加紧对国内燃料资源进行大规模投资,以降低在“煤变气”和“煤变油”方面对进口技术日益上升的依赖程度。石油和天然气价格高企使得中国对煤炭液化(CTL)技术的兴趣日益浓厚,中国传统“黑色黄金”的储量丰富,但相对而言其他燃料储量却不断下降。中国政府规划机构已在考虑一些规模至少为240亿美元的大型煤炭液化项目计划,并且已在内蒙古自治区和其他煤炭资源丰富的省份建立试点工厂。“如果所有项目顺利推进的话,相当于每天可以替代100万桶石油。”一位驻北京的能源顾问吉姆 布洛克(Jim Brock)表示。目前中国的日消耗量约为700万桶。“煤变气”和“煤变油”技术是德国人于20世纪20年代时发明的,在二战期间用以为军队提供能源供应。更近一些时候,20世纪80年代南非政府因种族隔离制度面临制裁时,对该项技术进行了改良。中国国内长期使用煤炭液化技术,在一些长期难以获得或无力支付石油和天然气的领域配置了8,000至9,000个原油气化器,用于从化肥到化学产品的多个制造领域。建立大型CTL工厂实际上是一种不同的主张,是压注于油价将会保持在每桶35至40美元以上的豪赌,而许多政府官员及业内管理人士认为,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能性正日渐下降。“我们认为,中国政府即将批准一些重大项目。”总部位于圣路易斯的美国皮伯第能源公司(Peabody)执行副总裁理查德 怀丁(Richard Whiting)表示,该公司是全球的煤炭公司,刚刚在北京设立办事处。中国的国有煤炭企业神华(Shenhua)已宣布,计划从单一的矿业公司转型为电力、石油、化学产品及甲醇生产商。“今后,煤炭将是石油和天然气的替代品。”神华CTL项目主管任相坤在近一次讲话中表示。任相坤说,在2020年之前,神华计划年产3000万吨煤液化油产品和煤化学产品。目前中国原油年产量为1.8亿吨。南非利用煤炭生产的柴油中,绝大部分为Sasol公司生产,该公司有意与当地合作伙伴在中国宁夏和陕西建立两家工厂,计划日产量为8万桶,目前正在进行可行性研究。该公司相信,政府支持能够确保CTL项目在中国的成功,特别是在那些煤炭资源丰富的地区,它们试图利用燃料生产来刺激经济增长。Sasol集团的发言人约翰 冯 里德(Johann Van Rheede)说,中国很适合发展煤炭液化业,一个特别的原因在于,该国实施的是中央计划经济。他认为,位于中国中西部的宁夏自治区和陕西省可能都希望通过煤炭液化项目来刺激工业增长。但是,在建厂之前Sasol需要跨越一些障碍,比如,它希望在所有项目中拥有至多50%的股权,而不是仅仅提供宝贵的技术诀窍。在与中国西部神华集团和宁夏煤矿集团(Ningxia Coal)的一个合作项目中,英荷石油及天然气集团壳牌公司(Shell)也在研究如何利用公司技术将煤炭转化为人造天然气,并进而进行液化处理。在利用外国专门技术的同时,中国的公司和研究实验室也在开发自己的煤炭液化技术。拥有海外上市公司兖州煤业(Yanzhou Coal)的兖矿集团(Yankuang Group)刚刚在山东省开办了一个煤炭气化工厂,生产乙酸和其他液体产品。“这不仅比进口设备便宜很多,在一些关键参数上也比国外设备运行得更为有效。”该公司发言人贾鹏(音译)表示。中国中央政府对待煤炭液化技术的态度也反映了他们在其他战略性工业领域的办事哲学,那就是地依靠自己。尽管石油进口费用不断上升,很多报道也随之而来,但与其它亚洲主要经济体(特别是日本和韩国)相比,中国仍然是一个能源丰富的国家。日本和韩国95%以上的能源需求通过进口来满足。相比之下,按照官方的估计,中国只有6%的能源依赖于进口;而据布洛克计算,这一比例为13%。由于政府希望保持这种依靠自己的状况,加速了对当地煤炭资源限度的使用,特别是对煤炭液化工厂的需求。预计无论如何,到2020年中国60%的能源要靠这些来提供。现在,中国77%的电力需求依靠国内煤炭。到2030年,这个数字仍将维持在约60%至70%。近来华盛顿反对中国大型国有石油企业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CNOOC)对美国能源公司优尼科(Unocal)的竞购,这刺痛了中国政府,也使之更加坚定了依靠自己的信念。瑞银(UBS)驻香港分析师张化桥(Joe Zhang)一直对大型煤炭液化项目的生存能力及其背后的政治意愿心存疑虑,但他表示,居高不下的油价已改变了他的看法。他说:“我想政府也许已别无选择,只能认真看待这个问题。”

怎么申请微信小程序
癫痫大发作
怎么做一个品牌策划,四大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