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不足两成市县政府站公开13至14年财政决

2018-11-01 10:41:14

不足两成市县政府站公开13至14年财政决预算-中新

截至3月31日,虽然超过九成市县政府在其政府站上设置了政府信息公开专栏,但仅有不到两成(15.8%)市县政府站公开了2013年至2014年财政决算预算。其中,将公开内容细化到了支出功能分类的项级科目的仅占3%。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改进预算管理制度。实施全面规范、公开透明的预算制度。2014年3月4日,财政部发布《关于深入推进地方预决算公开工作的通知》,要求政府预决算公开要全部细化到支出功能分类的项级科目,专项转移支付预决算则要细化到具体项目。

同时,对公开的主体、时间等也作出了明确规定。而后,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2014年政府信息公开工作要点》,要求各地区、各部门对财政资金管理使用等方面做好政府信息公开工作。

其实,阳光财政、透明预算的要求不是次提出来,为了让公众了解目前全国地市级、县级政府财政预决算公开的概况,半月谈社情民意调查中心近期进行了市县财政预决算公开现状调查。

本次调查以财政部发布的《关于深入推进地方预决算公开工作的通知》要求为调研主要框架,通过观察所在地政府站,调查2013年至2014年财政决算预算、“三公”经费的公开情况。

调查采取对市县政府分层随机抽样的方式,从全国地级、县级政府中,共抽取样本234个,包括从地级政府中抽取样本30个,从县级政府中抽取样本204个。调查内容主要包括市县政府2013年至2014年财政决算预算是否在其政府站上公开、在站页面上的位置是否显着、预算公开内容是否具体、“三公”经费是否公开及其细化程度等等。

调查结果显示,截至2014年3月31日,所有234个样本中超九成在其政府站上设置了政府信息公开专栏,但仅有15.8%的市县政府在其政府公开了2013年至2014年财政决算预算信息,只有3%的市县政府将公开内容细化到了支出功能分类的项级科目。

由此可见,从《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实施以来,信息公开已经成为各级政府主动贯彻执行的方针政策,信息公开工作取得良好进展。但具体到财政预决算公开上,市县级地方政府工作状况与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全面规范和公开透明”的要求还存在较大差距。

一是在首页设置“政府信息公开”栏目,在这一栏目中设置“财政信息”相关子栏目。但是,由于目录的分类方式、类别的完整程度参差不齐,查看财政预决算信息仍不是很方便。

三是少数政府站,如北京市丰台区,专门制作了财政公开专题页面,并将专题页面导览以通栏形式置于站首页醒目位置。专题页以“总分”的形式展示总报告和各部门报告。

四是有些省份主动进行了信息公开规范化的尝试,例如广西壮族自治区搭建了“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信息公开统一平台”,区内各级政府或有关部门的财政信息公开都会链接到这个平台上。尽管目前其信息也未尽齐备,但这种形式上的统一使得财政信息公开朝着规范化方向发展。

统计显示,36.3%的市县政府站上,能够在首页找到“财政信息”等相关链接,2.6%要到第三级页面上才能找到,23.1%的站完全没有设置“财政信息公开”相关页面。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所有财政拨款的“三公”经费都要公开,打造阳光财政,让群众看明白、能监督。而今年初各地相继召开的地方两会上,“三公”经费的削减情况也成为社会广泛关注的焦点。

根据财政部《关于深入推进地方预决算公开工作的通知》要求,所有使用财政拨款安排“三公”经费支出的部门和单位都应公开财政拨款“三公”经费预决算。

公开本部门“三公”经费财政拨款预算总额和分项数额,应对增减变化的原因进行说明;应将“公务用车购置和运行费”细化公开为“公务用车购置费”和“公务用车运行费”。

对“三公”经费的决算公开,要细化说明因公出国(境)团组数及人数,公务用车购置数及保有量,国内公务接待的批次、人数、经费总额,以及“三公”经费增减变化原因等信息。

本次抽样调查显示,多数市县级政府尚未贯彻落实“三公”经费预决算信息公开的要求。仅有5.1%的市县政府对“三公”经费预算情况进行了不同程度的公开,其中,2.1%的市县政府提到了“三公”经费与上年相比的增减情况,0.9%的市县政府做到了将“三公”经费公开细化到具体项目。

所有234个样本中,没有一个市县政府对其“三公”经费预算增减的原因给出解释。只有3.8%的写明了公务用车购置费、因公出国(境)费和公务接待费的金额,2.1%将公务用车购置费和公务用车运行费预算分别公开。

地市级政府的财政预决算信息公开情况在各方面都要好于县级。在所有地市级样本中,公开的占33.3%,公开内容细化到支出功能分类的项级科目的为10%,而县级样本的这两个数字分别是13.2%和2%。在“三公”经费公开方面,地市级样本中20%进行了公布,10%公布了经费增减情况;县级样本的这两个数据分别为2.9%和1%。

马蔡琛(南开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透明预决算在中国是个自上而下的过程。地方在政府信息、财政预决算信息公开上,之前比较茫然,不知该公开什么,怎么公开,往往是先相互之间横着看、再向系统部门的上端看,主要是担心公开“冒”了。

其实,基层预决算基本不涉及国防、外交、军事等,没有什么国家机密可言。理论上讲,市县财政花的是纳税人的钱,向纳税人汇报一下,有什么难处?难处其实说白了,很可能就是里面有问题,有违规操作。所以,财政预决算公开,也绝非易事。

赵早早(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财政审计研究室副研究员):市县财政本身规范度相对较低,财政预决算公开的背后,是对现代财政预算体制的一系列技术性支持,这种与财政预决算公开相配套的制度性变革,迫切需要全面启动。

马蔡琛:应该注意到,从纵向上看,在政府信息公开、财政预算信息公开、“三公”经费公开方面,这几年的变化是天翻地覆的。但是,目前的情况确实与中央及财政部的要求、与百姓期待还有不小的距离。这次调查中发现的问题,也让财政部3月下发上述文件的背景更为明晰地展现在公众面前,换言之,如果没有这些问题的存在,财政部也就没必要出台这个文件了。

马蔡琛:普通老百姓想要看懂这些报告确实没那么容易,看懂财政预决算报告是有技术门槛的。其实,让每一个百姓都看懂预决算报告和报表,这不现实,也没有必要。

上市公司的财务报表,普通股民也不是都能看懂,那股民为什么没提意见?因为股市有大量证券市场分析师,来帮助股民解读财务报告。但目前国内的纳税人没有“政府预决算信息分析师”来帮他们,也就是说,帮助纳税人解读政府预算报告的力量还有待加强,这方面还有大量的工作可以做。

那么,在目前情况下,如何让百姓看出地方政府预决算信息公开、打造透明财政的诚意?其实办法很简单,就是建立横向标杆管理机制,比如国内有5个城市在财政预决算信息公开方面做得好,我们把这5个城市立为样本,那么普通公民可以“照猫画虎”,看所在城市的公开有没有达到样本的程度,这样就能轻松比较出政府在这方面工作中的诚意了。

马蔡琛:我所说的横向标杆管理机制,只要能实施,地方政府的心态就会由“担心做出头鸟”向“担心被点名”转变,这样,透明预决算就不会只停留在文件里,媒体、研究机构还可以对地方政府预决算公开情况进行评奖,三五年之后,地方政府透明预决算情况就会有一个比较大的改观。对公开财政预决算信息工作不到位的,还应该确立惩戒机制。

垃圾桶
香港大额贷款
成人用品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