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中国应用开发者年收入普遍偏低35不足万元

2018-12-07 03:52:12

中国应用开发者年收入普遍偏低:35%不足万元_业界资讯_游戏资讯

移动应用开发者的年收入普遍偏低,34.7%的开发者收入在1万元以下,1万-5万元的只有16.3%

从创业的那一刻开始,李万鹏就亲手为自己的业余生活画上了句号,每天的工作几乎都要忙到凌晨一点。

让李万鹏如此费心的,是一家名为成都优聚的游戏开发公司。他目前的职位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每个月拿3000元左右的工资,“现在已经好多了,去年每个月只能拿到2000多,有两个月甚至发不出工资” 。

不仅是李万鹏,另外4位创始人在公司也同样是干着累的活儿,拿着少的钱。他们勒紧了裤腰带,只为了把更多的钱留给公司。

“我们算是熬出来了”

李万鹏接受采访的前一天,他将《帝国塔防》提交给了苹果,现在正在等待审核

李万鹏和他的5人核心团队一手创立的成都优聚科技终于在今年上半年开始好转。“《帝国塔防》游戏现在下载量可达到每天5000—6000次,每日活跃用户万人,你要知道,去年每天只有几百次的下载量,”李万鹏说,“如果只算今年,我们已经实现了盈利,就算明年一年都没有收入,现在账面上的流动资金也可以养活公司一年。”

帝国塔防

从2009年创立到现在,员工从5人扩大到27人,李万鹏回想起这两年半的点点滴滴,不禁感叹说:“我们算是熬出来了。”

2009年在台湾凌阳集团的分公司做嵌入式游戏开发的这5个人通过那次聊天发现Android很有潜力,于是集体辞职,跑回老家成都,开起了公司。

每个人出资两万多,一共投入十几万。2009年3月,在成都高新区孵化园的11号楼的一间二十平米左右的办公室里,一家名为成都优聚的公司就这样诞生了。

都说创业难,李万鹏5人也未能独善其身。一开始市场就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他们做的款游戏《脑力拖拉机》每天的下载量少得可怜。“有三天我们什么都没做,就在想,完了,放弃吧,自己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东西得不到玩家的认可。”李万鹏说。

冷静下来,他们认识到游戏的定位确实有问题,美国人不喜欢益智类的游戏,于是他们调整产品线,转而做休闲类游戏,才有了后面的《钢丝英雄》和《红龙赌场》。如今,在这个团队手下,已经诞生了80多款游戏。

然而,一次调整并没为公司铺平道路。受制于Android的终端用户非常少,在2010年年底的时候,成都优聚的招牌游戏每天也只有几百次的下载量。

想放弃的时候,他就不断重复一句话鼓励自己:“只要人在,一切就会再起来。”幸运的是,他的团队在困难的时候,并没有一个人打算离开。

2010年年底,Android开始流行起来,李万鹏的公司也活了起来。这时候,几十家风投找上李万鹏,想谈合作,但都被他拒绝了。“当时我们对盈利模式想的还不是很清楚,不敢随便拿别人的钱。”

开始的那两年,公司的收入主要来自于厂商。那时Android还没有得到认可,因此装有Android系统的必须打着游戏的招牌才能卖得出去。“那个时候都是厂商上门来找我们,我们80%的收入都是源自给厂商提供游戏。”

可是到了2011年,用户开始喜欢上了Android,基于Android系统的逐渐热销,与厂商的合作也就越来越难。于是李万鹏果断决定,把盈利模式从对厂商要钱转向对客户收费。这种模式主要靠两种形式实现,一是下载收费,二是增值服务,比如售卖道具。目前增值服务收入已超过了公司总收入的50%。

然而这样的盈利模式所需要采取的付费方式成为了目前令李万鹏头疼的地方,它极大地阻碍了公司在国内市场的发展。目前Android的终端用户现在只能通过谷歌的checkout和paypaar两个平台付费,而这两个平台还没向国内开放。“国内的用户只能玩我们的免费游戏,而且想得到高级武器只能靠苦命地练级。”李万鹏说,“不过,现在谷歌已经在国外与运营商谈合作,努力开拓直接用话费支付的支付方式。”

李万鹏不能坐等“话费支付”的降临,因此,在APP Store支持人民币支付后,他开始向ipone战区进军,就在11月28日,李万鹏接受采访的前一天,他将《帝国塔防》提交给了苹果,现在正在等待审核。

[1][2][3][4]下一页

捕鱼赢钱
挖坑机
福田扫路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