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寻新矿计划失败西澳Kambalda矿面临

发布时间:2019-03-02 16:13:02 编辑:笔名

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位于澳大利亚西部的Kambalda地区便掀起了镍生产的序幕。但现在它却面临着到明年2月之前几乎无镍可产的困境,主因独立集团(IGO)旗下Long 镍矿寻找新矿计划失败。

Long镍矿在去年12月当季向必和必拓集中发送了2365吨镍,RNC Minerals公司旗下Beta Hun镍矿,目前主营业务是黄金生产,也是Kambalda地区的镍矿生产商,自从2015年以来,由于不锈钢配料价格低廉,目前只进行一些矿场维护和保养的工作。

独立集团(IGO)董事总经理Peter Bradford也在努力解决位于Norseman以东160公里处,公司旗舰矿Nova镍铜矿的发展问题,他表示在Victor West矿附近的探矿项目宣告失败。

他表示现在希望在long 矿以北地区进行扩展,但也认为,除非找到切实可行的项目,否则IGO难以轻易扩大在Kambalda地区每年200万 - 300万美元的勘探预算。

在上半年,我们在被称为Victor West的地方进行勘探,

寻新矿计划失败西澳Kambalda矿面临

但没有成功,因此我们准备在long矿以北地区进行些尝试,他指出,我们用新技术取得了10年前该地地质数据的 3D影像。

作为矿商,我们永远乐观,我们希望在long 矿地区找到下一个Moran矿, Bradford表示。

但是,虽然我们继续保持这种乐观态度,并寻求一些扩展矿业的机会,但我们也是务实的,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我们也将随时保留关闭的权利。

他本周在接受分析师采访时称,如果未来一年储备的镍矿数量依然不足,IGO可能将花费500万至600万美元用于long矿山的关闭事宜。

过去一年,对镍矿供应短缺的预期,令镍生产商对镍价上涨充满希望。Bradford先生预测到今年年底,镍供应短缺将超过10万吨,主因近菲律宾矿场关闭,抵消了因印尼放松镍矿出口禁令可能带来的潜在的镍供应增量。

由于对镍价上涨充满希望,Bradford先生表示,到2018年,我的矿区和区域勘探可能会变得更具吸引力,即使那时Long矿已经关闭。

我们现在还没有做出任何决定,但我的预期是,如果我们没有成功从现在起到明年2月份之前找到新的镍矿资源,我们可能会关闭lang矿,但在这段时间,我们可能会继续就找矿进行尝试。

更多有色金属行业请访问:中冶有色技术()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