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极端报复行为是法治社会不能容忍之恶

发布时间:2019-11-18 03:04:44 编辑:笔名

极端报复行为是法治社会不能容忍之恶

昨天14点,在首都机场引爆自制炸药的冀中星的代理律师刘晓原发布微博称,冀中星已经被批捕。经过核实后确认,冀中星于上周四由警方移送至朝阳检察院报捕,昨天,已正式被检方批准逮捕。(7月30日京华时报)

近一段时期,极端恶性事件呈现出多发态势,就在同一日,北京市公安局通报,北京市大兴区摔死女童案犯罪嫌疑人韩某、李某分别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和窝藏罪,被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分院依法批准逮捕;几天前家乐福超市发生的男子买刀砍人案同样引发了社会的强烈关注。而据有关方面披露,北京7天发生6起危害公共安全事件,其中4起含人为恶性犯罪因素。

一起又一起恶性案件接二连三发生,无不揪紧了社会大众的神经,不但施暴者可能成为自我加害者,并且终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更重要的是,谁都可能成为无辜的受害者,公众生命安全和公共安全秩序失去了应有保障,来之不易的社会和谐环境被人为破坏,这种现象如果得不到及时、有力的遏制,势必会衍生人人自危的混乱局面。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极端个案中,有一些实施者是以弱者的身份或面目出现,或因某种诉求得不到满足,或因某种矛盾长期未能解决,或因在社会上受到了不公正待遇,等等,于是试图通过实施过激、暴力行为引起社会关注和有关方面重视,进而寻求问题得到解决,极个别的则完全出于泄愤,以破罐子破摔的心态报复社会。冀中星自爆案无疑就是其中的一个典型。

毫无疑问,某些极端个案的当事人,的确存在值得同情的际遇,如果有关方面处置及时、得当,完全可以消除他们内心的怒气、戾气,进而避免恶性事件的发生,但这显然不能成为宽容、认可其暴力行径的理由,在法治社会,无论有多大的委屈、冤情,都应该尽努力,穷尽制度救济、法律救济和社会救济等多种路径,维护和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而不能突破法律的底线。不然,倘若可以容忍弱者用违法的方式维权,同样悖离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宪法原则。

因此,有必要防止出现一种错误倾向,那就是就这些极端恶性事件来说,对弱者的同情盖过了对法律的敬畏,特别是各类媒体聚焦、友围观相关个案,更有必要多从社会公正、法治公平的视角去报道、解读,在法律框架内实事求是地看待问题,唤起各方依法行政、依法维权的意识,从而促进加快法治文明的进程。一味地放大同情情绪,极容易误导极少数民众效仿这一畸形维权方式,不但给社会平添更多安定隐患,更不利于促进权益保障良好法治氛围的形成,这显然也违背了我们抑恶扬善、匡扶正义的初衷。(范子军)

人群养生
军事
青海租房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