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今日話題第3140期高校保衛處招博士尷尬

发布时间:2019-11-09 09:43:30 编辑:笔名

近日,“四川大学保卫处招人需博士学历”引发热议,友调侃“专家去那了在看門呢”有科研工作者对此也发表感慨,认为专家对社会贡献小,无法受到社会认可,是中国科研战略上的失败如何看待这种说法

川大保卫处办公场所

“高校保卫处招博士”引发“科研专家去看门”的质疑校园保卫处需要“有前瞻性理解的高技术人才”的辩护难以成立这次引发争议的,是四川大学保卫处发布的一则招聘公告,明确提到“需博士学位(保安、消防专业硕士即可)方可应聘”博士应聘保卫处,这与多数人的认知有很大差别,“博士打得过我吗”的调侃也因此迅速流传

川大宣传部有关人员对招聘博士做出了解释,“这是为了更好地适应校园安全信息化、智能化的要求,需要对校园安全有前瞻性理解的高技术人才”也有高校工作人员对此做了进一步辩护,认为保卫处的职位并不就是保安,“除了治安案件查破、交通管理服务、消防隐患排查、校园环境整治、师生集体户籍借用和迁移等基础性工作之外,往往还承担着涉稳事件分析研判、学生安全教育、法制法规宣传等职能”,并且,“由于服务对象是视野开阔、思维活跃、文化水平高的青年学生”,因此高校保卫部门的工作模式就是“学霸们为学霸们服务”,“需要深厚的知识和创造力”

川大保卫处招聘要求博士学历

不过,就算说得天花乱坠,把岗位说得再怎么重要,这个高校保卫处的岗位真的非得是博士才够格应聘吗本科生就不能胜任吗非保安、消防专业的学生,苦修自己专业技能获得了博士,却去搞保卫工作,无论如何也很难说得通,对这个岗位,也很难想象用人单位期望应聘者有多大施展空间更有可能的真相是,把学历门槛提这么高,就是为自家人找工作用的——据报道,川大一位行政岗位的老师透露,目前,川大行政管理类岗位的学历要求原则上都已提高到博士——这样不就给找不到工作的博士们,提供了很多去处吗河南理工教授肖建华对此讽刺得好——用人单位不认为这类博士是某个科技行业的专家,博士毕业生也不认为自身是某个科技行业的专家,真是难得的高度“共识”

由此引发的公众对专家的劣评却引发了科研工作者的担忧:专家不见了在肖建华看来,“高校保卫处招博士”,实际上反映了我国科研战略的失败,这是值得深深忧虑的多年来,论文数量排名、科研经费投入总量、科研项目数量、高职称人才总量、获奖数量等等数量化指标,被作为科研水平的标志,肖建华认为这种度量标准是错误的,因为没有办法解决社会需要解决的问题,所以中国科研战略是失败的“这类战略性失败的为突出的表现是:在面对实际的社会科技需求时,好象是专家不见了那么,一个问题就突出来了:专家去那了”“看科研立项审请书,专家真多;看科技奖,专家真多;看论文发表,专家真多但是,面对急需解决的科技问题,解决问题的专家不见了”肖建华在自己的科学博客上如此写到

博客留言者也多为科研工作者,大多认同肖建华的观点,“专家去那了去看门了”这样的自嘲从科研工作者嘴里说出来,真让人笑不出来

为何中国科研成就不断,但科研声誉却持续低下说“专家不见了”有些偏激,但科研工作者对自身声誉确实不满意也许有人认为,“专家不见了”的说法并不公平,我国科研成果没想象那么差——就在昨天,两则与中国科学家有关的重大科技成果就吸引了众多关注,一则是成功修改人类胚胎DNA,一则是人工实现光合作用,都是重大成果,怎么就能说“专家不见了”呢也有人认为,很多科研攻关是需要低调,耐得住性子的,怎么能说“专家去那了”呢

对中国科研专家的劣评,有时候确实是有些偏激,不过,这确实是中国科研工作者的普遍心态在《“中国科研产出全球第二”是真的吗》中,我们就曾介绍过,由于中国的科技工作者普遍认为中国的科研制度和环境存在问题,因此相当多的人不认可中国科研成就

普通人对所谓“科研工作者”有看法,很大部分原因来自科研腐败中国科研工作者对国内科研水平的劣评,也很对普通国人的胃口,原因是认为科研体制有太多腐败——像这种“高校保卫处招博士”某种程度上可能都代表着腐败近年在科技领域的反腐,也证实了国人的看法:如某省科技厅正副厅长相继落马,该省科技系统腐败案涉案人数超过50人该省财政每年投入人民币四亿五千万元设立LED产业专项资金,但真正用到LED产业上的却少得可怜,大部分被挪作他用,有的落到科技官僚手中,也有的被企业高层虚报骗取,还有的被冒牌科研人员瓜分

要知道,中国科研支出一年多达5000亿元,腐败有多少是难以想象的就算不考虑腐败问题,现行的科研行政体制也不能保证资金的使用效率得到保障,按山东省科学院一名材料学专家的说法,“至于出没出成果,反而没人真正关心”

另一大原因则是科研工作者与公众“太隔离”中国科研声誉不佳、专家经常被称为“砖家”的另一大原因,是科研工作者与普通公众太过“隔离”,人们不知道科研工作者对自己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事实上也的确没起到太多作用,一个例证是政府着力推动的科普工作收效令人不尽满意根据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中国公众科学素养调查》反映,2010年中国具备基本科学素养的公众比例为3.27%,这相当于主要发达国家和地区20世纪80年代末的水平而以动态标准衡量,中国公众科学素养虽在提升,但与发达国家间的差距不仅没有缩小,反而继续拉大以美国具有基本科学素养的公众比例为参照对象,美国1990年为6.9%,中国1992年为0.27%,中国落后美国6.63%;2008年美国达到28%,以中国2010年该项指标比较,落后美国24.73%20年间中美公众科学素养水平差距拉大18.13%

中国公众科学素养改善效果不佳的事实,在近年一些因谣言引发的社会事件中尤为凸显如海南香蕉致癌谣言、日本核泄漏时中国发生的抢盐事件、山西地震谣言等等对于这些事件,科研工作者们没有起到太大的防范作用

多年来,科研工作者们的科普工作效果并不理想

要想提升科研界声誉,在重大公共事务上科学共同体应发声中国科研工作者存在感不高的一个原因:没有结成科学共同体中国科研工作者在公共事务中存在感不高,既有打铁自身不够硬的原因,在很大程度上也跟文化和历史阶段有关西方国家由于战争问题、环境污染、生态失衡、能源危机、资源枯竭及科学带来的其他负面效应问题的出现,许多科学家自发形成了社会感,并往往结成了科学共同体,在重大问题出现之时及时发声而我国则没到这个阶段,科学家社会问题受到关注,往往是由于科学研究活动中违反科学道德的行为日益增多才引起的,这使得许多国内科学家能够“明哲保身”就自我感觉不错了

但这远远不能符合时代的要求,除了一些年轻科研工作者愿意以科学松鼠会这样的名义,作为科学共同体进行活动外,绝大部分科研工作者都很少在与跟科研有关的重大议题上集体发声,这是令人忧虑的

科研工作者应放下“高冷”,与公众良性互动事实上,科研专家在重要问题上的发声,以及如何发生,是极为重要的,所谓“亲其师而信其道”,并不是道理在你这里,人们就自动相信你的美国学者在一项研究中指出,尽管美国公众对科学家们的能力表示肯定,却仍持有相当程度的不信任——这大多源于科研群体较低的亲切度这是因为,虽然专业水准是可信度的关键因素之一,但“表现得值得信赖”有时也同等重要人们更愿意相信和自己更像的人,而排斥那些有距离感的人在确定了对方意图之后,人们才会评估对方的能力是否足够

对于中国来说,这个问题相当严峻,虽然“布衣院士”李小文这样的科学家很令人尊重,但不代表科学家就能赢得公众信任尤其在科研界声誉低落的当下,在转基因、气候变化等重大问题上,民众就更难对中国科学家产生信赖感了

像已故的“布鞋院士”李小文这样的科学家虽然令人尊敬,但多数科学家难以给国人信赖感

结语

“专家不见了”虽然是夸大其词,“高校保卫处招博士”也不见得就是中国科研战略的失败但公众对中国科研界现状的不满,以及科研界部分人士对科研界感到的不满,希望能让一些人感到脸红吧

小儿感冒咳嗽厉害
感冒咳嗽专用药
拉水要不要吃药
友情链接